2014年11月11日,瑞士,苏富比拍卖行。一只怀表以惊天的2400万美元的连佣价格成交(相当于1.3亿元人民币),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全球最贵的表。

这就是百达翡丽在1933年制作的亨利格雷夫斯超复杂功能怀表。全手工制作,包括双面显示、星空图、日出日落时、万年历、追针计时、三问、报时等24项复杂功能,以伦敦威敏寺的钟声作为报时音。

1415918357824_wps_15_Sotheby_s_head_of_Interna

人们都在为其天文数字般的身价和令人眼花缭乱的功能瞠目结舌。却很少有人了解,这块表背后的传奇故事,关于那个极端的年代、那场豪掷千金的竞赛、险遭丢弃湖中的命运,以及它带来的诅咒,

 

一、富人的游戏

这支怀表的主人是小亨利·格雷夫斯,一位标准的富二代。他的父亲,亨利·格雷夫斯是大名鼎鼎的马克斯维尔和格雷夫斯银行的合伙人。而小亨利在今后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而且在修建铁路的过程中大赚一笔,成了美国数一数二的富豪。

亨利格雷夫斯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不过这位亨利大富豪还算比较有追求,没去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他要玩收藏,主要目标是艺术品、船和腕表。艺术品还小有成就,比如搜藏了著名的丢勒的《亚当与夏娃》,几年后拍卖了1万美元天价。

Albrecht_Dürer,_Adam_and_Eve,_1504,_Engraving

而在腕表领域,他的兴趣点在百达翡丽。不过大富豪的收藏方法不是去买,而是从1910年开始就向百达翡丽私人定制。当时还有位汽车工业的詹姆斯皮卡德,也爱玩收藏。这两位大佬都不差钱,于是一直在暗暗较劲,而且打赌谁能拥有一只世界上最复杂的怀表。

二、表中“圣杯”

巧的是,二人都选择了百达翡丽。

Patek-Philippe-Sky-Moon-Tourbillon-reference-6002

当时的百达翡丽,已经创造了很多项世界领先。比如万年历、双针追时、三问等技术。因此被他们两个挑中也不足为奇。

james-packard

皮卡德的怀表先被制作出来,可以显示黄金星象图、月相、日出日落时间等等。当时可以算得上是超一流的表。他也曾经向亨利展示过这块表,并宣称“看看真正的表是什么样子的”!不过,高兴的太早,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亨利格雷夫斯在1925年同百达翡丽秘密接洽(一定不能让皮卡德知道!),订制了“一块最复杂的表,必须巧夺天工、精妙绝伦”。百达翡丽确实也对这种大客户服务周到备至。八年后,这块超复杂怀表问世——三年设计,还花去五年时间制造。

Henry-Graves-Supercomplication-detalle

它拥有24项顶级复杂功能,这块表是如此复杂,在全世界都罕有敌手。直至五十六年后,1989年百达翡丽为迎接150周年庆,推出的Caliber89(33项复杂功能),才在功能数量上将其比下去。但亨利格雷夫斯怀表的传奇身世,使其在钟表圈的地位至高无上,被公认为是“表中圣杯”

Henry-Graves-Supercomplication-descripción-2

Henry-Graves-Supercomplication-descripción-1

三、厄运降临

但是,二人如此的挥霍,却带来的不是幸福。皮卡德在1928年去世,没有看到亨利胜出的那一天。而亨利,则经历了人生中的低谷。

great-depression-joblessjpg-54956502438dc6d3

1929年,大萧条来袭,美国一片哀鸿遍野。全世界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让人们的生活水平一落千丈。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失业,大部分人民食不果腹。美国工人的一周工资是16美元,矿工一月工资10美元,一辆雪弗兰汽车445美元。而这种时刻居然有富翁搞什么“复杂怀表大赛”,花上万美元去买块表,这种行为当然不会有什么人赞同。

 

当时,亨利被美国人民所唾骂。当时他一度想把这块表卖掉,但后来不知为何又改变了主意(估计也没人敢买)。

x1440x810_2x_ChristiesGVA_Sp14_005

比名声变坏更悲惨的是,厄运袭来。在他收到表的七个月后,生命中最好的朋友突然死去。一年后,小儿子在加州死于车祸。这种打击是致命的,大儿子在1922年已经英年早逝,小儿子的夭亡让亨利难以承受,整个人从此郁郁寡欢。

avxeafr4636171

四、辗转漂泊

 

3年后的一个下午,他与女儿葛温德琳一起乘着他最心爱的一艘船去兜风。葛温德琳发现,父亲的情绪异常低落。他从兜里掏出一块表,飞速看了一眼然后说:

“这东西除了无尽的麻烦,什么也没带给我。果真是‘名声带来厄运’啊!”

然后,又把表拿了出来,抬手似乎要将其扔入湖中!

葛温德琳立刻拦住了爸爸,“不!爸爸,让我保留下它吧!或许某一天,我会需要它的!”

后来,他的女儿保留了这块表。寂寥的亨利,生活一直波澜不惊,1953年离开了世界。

henry graves

当葛温德琳去世后,这支表留给了她儿子。后来又被卖给了伊利诺伊州的商人。1999年,纽约苏富比将这只表拍卖给了卡塔尔王子Sheikh Saud bin Mohammed Al-Thani。

2014年11月,这支表又被拍卖。不过在成交一周前,卡塔尔王子在家中意外身亡。亨利格雷夫斯的表,难道真有神秘的诅咒?

Sheikh-Saud-bin-Mohammed-Al-Thani-via-Art-Newspaper

但是,这块超级表王的重要价值不可否认。用苏富比拍卖行手表拍卖全球主管蒂姆-伯恩(Tim Bourne)的话来说,这块表是“二十世纪的标志,让制表艺术得以升华的大师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