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an 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建筑商,并且还是一位兴趣广泛的收藏家。或许用收藏家来定义他并不准确,准确的说他是一位具有特定购买倾向的消费者。当他对某类商品充满兴趣时,他会不断的买!买!买!但这种购买倾向在维持个一两年的时间后就会转移到其他的事物上。

我大概在2004年遇到了 Allan,当时他开着一辆崭新的双涡轮增压保时捷到了我们的修表行,要为他的双色劳力士水鬼(潜航者)腕表更换一块新表镜。我告诉他更换表镜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却立即问我:“那我这几个小时怎么办?”

001

我当时直接笑出了声,认为这个人简直疯了——这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啊。于是我回了一句:“那你干嘛不干脆买一块新表?”

于是他告诉我他是如何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买了五辆跑车的(这是他目前正沉迷其中的事物),并且问我:“我不能花费太多在这个上面,你有什么推荐的腕表吗?”

恰好此时爱彼 Audemars Piguet 品牌正在我们的表行进行推广活动。在那时我认为 Allan 作为一个大块头,正好与大型的皇家橡树离岸型腕表搭配。于是我就将一枚配有一块蓝色的表盘的钛合金款皇家橡树离岸型计时码表推荐给他。还没等我仔细的介绍这枚腕表,他只看了一下这枚腕表的品牌,他就平静的说:“好的,我要了。”

如果在平常的情况之下,我都会把这种话当作是一句玩笑,但此时此刻我知道他绝对不是开玩笑。我说:“这枚腕表的零售价是16000美元。”(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但我还是清楚的记得它当时的零售价格)

002

他脸上充满的期待的神情,很快的掏出了钱包,然后把他的美国运通卡直接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对他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可以毫无疑问的说,这枚腕表激发了 Allan 的一个新兴趣。

直到一个星期后,他才来店里取回自己的劳力士水鬼腕表。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他的生意伙伴。我非常期待这位一起来的人也像 Allan 一样能花钱如流水一般的消费一笔。他们俩很快的来到了爱彼的柜台前。他的伙伴指着一枚18k玫瑰金的皇家橡树离岸型腕表说:“这东西多少钱?”

我告诉他,我和我的爱彼销售员一般称这枚腕表为“大金块”(在2009年,爱彼曾推出这枚腕表的一个限量版,称之为“巨无霸”),它的零售价大概在7万美元。

而当 Allan 问我:“你这里有两块这个表吗?”后,我被震惊的下巴简直要掉到了柜台上。

当天,我们店里的那枚腕表交付给了他的朋友。下周的礼拜二,我们又将另一块同样的腕表交付给了 Allan。

Allan 的钟表热情大概持续了两年。他平均每个月会购买2枚价格在1.5万到10万的钟表,所包含的品牌从雅典表,海瑞温斯顿,芝柏,宇舶,Romain Jerome,到格拉苏蒂原创,以及其他的品牌。

而现在,在他告诉我他已经购买了一架小型的两人飞机,并且开始学习飞机驾驶课程时,我知道他的腕表收藏经历要结束了。在我维修他的爱彼 Metropolis 腕表时,他向我展示了飞机的照片。

003

大概在2008年后半年,此时距离 Allan 送来这枚腕表修理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了,我正计划要更新我们店的安保措施,所以整理了一下还没取回的腕表清单,于是发现了这枚腕表还在,至今仍没有被取回。

我打电话给他,说:“哥们,我已经给你留了15条信息让你来取回这枚腕表了!你如果不想要了,我可就要把它拿自己回家了啊。”

“是啊,我老是忘记取回它。我现在已经搬到了佛罗里达的一个有私人停机坪的社区。你知道吗,约翰·特拉沃尔塔也住在这里!我会派我长岛办公室的人帮我取回腕表的”,而这,是我最后一次和 Allan 联络。

经营一家高端表店时间越长,我就会遇到越多的有缺故事,我将会不断的分享给大家。

原文链接:The Two Year Audemars Piguet Overh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