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义耳定律:在定量定温下,理想气体的体积与气体的压力成反比。这条广为人知的物理定律用公式表达就是:P·V=K(恒定)。钟表的制作过程中会涉及到很多物理定律,但波义耳定律并不是一条很常见的定律。不过在来自瑞士荷尔斯泰因的独立制表商豪利时(Oris)看来,这条定律却是如珍宝一样重要,她被应用于开创性的 Aquis Depth Gauge 系列潜水腕表上。在这样做的同时,豪利时还遵循了另一条非常重要的原则:让更多人买的起高水平的腕表。

虽然腕表上配置有深度计已经不是什么非常新颖的技术了,它们采用了机械测量这种传统的深度测量原理:当水压作用于一层连接齿轮的膜上,膜的曲张带动齿轮的转动,同时指针就可以在表盘上指示出对应的水深数值了。这种类型的腕表通常说来都会非常复杂且价格昂贵,豪利时钟表公司的口号是“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真正的表给真正需要的人)”,基于这个准则的指引,他们制作了非常多人们能买的起的,并且具有同样功能的腕表。Aquis Depth Gauge 系列腕表让水通过其位于超厚水晶上的一个孔洞中,在这个孔中,空气被压缩在其狭窄的通道中。在孔洞中水与被压缩空气的相互作用下,就能够呈现出当前的水压情况。如果你还是不太明白其原理,可以想象使用吸管喝水时的情景。这种不使用任何可移动组件的设计下,测量数值相当精准,并且价格方面,它比它看上去要便宜很多。

Oris_002

豪利时诞生于1904年,其设计腕表的原则就是为“工人阶级”设计腕表。这种设计理念与其他很多瑞士手工钟表品牌完全相反,豪利时制作的腕表通常拥有大型的尺寸非常坚固耐用,而且售价往往不太贵。豪利时的腕表制作工厂毗邻于荷尔斯泰因,其名字“Oris”来源于附近流淌过的一条溪流。这家工厂使用最先进的工业技术来生产腕表,与此同时,他们的腕表设计师们极力的想通过比其他钟表品牌所使用的精密复杂技术更简单的方式来添加腕表的功能。举一个早先让豪利时得名的例子——“Pointer date(指针式日历指示)”功能,豪利时没有使用常见的在一个小窗内展示日期的功能,而是使用表盘中心的指针来指示日期。这种位于表盘中央的指针指示是比在表盘上开一个小窗口来展示日期更为简单的解决方案,不仅制作上更加简单,其功能也更可靠,价格也更便宜,这个功能已经成为 Aquis Depth Gauge 系列的一个特色。相似的,豪利时还有一个在1970年推出的橙黑色计时装置,其主要只通过一个中心的秒针扫动指针来计时,然后还有一个可以旋转的外表圈来统计分钟,这个功能是另一个用简单方法来解决复杂昂贵机械结构方案。

对于很多腕表爱好者来说,评价一个腕表品牌是否值得,要看它是否采用了自家的机芯,设计和制造是否采用自家的工厂,而从豪利时品牌创立开始,它就是一家领先的腕表制造商,其名下拥有者超过400款独一无二的机芯。但是,就像很多其他品牌一样,它在1970年左右也受到被称作“石英危机”的冲击,结果被 ASUAG 控股公司收购,也就是后来的斯沃琪集团。当豪利时屈居于这个大的保护伞之下时,它的发展也深深的受到了限制,直到1982年,公司 CEO Ulrich Herzog 先生主导将企业的股份回购,重新成为了独立的腕表制造商。作为收购协议的一部分,豪利时被要求从一家被斯沃琪集团旗下的机芯制造商 ETA 购买他们所需的全部机械机芯。失去独立开发的权利后,只好采用了外包的 ETA 机芯,但他们在 ETA 机芯的基础上,添加自己独有的复杂工艺和处理工艺,这样腕表虽然失去了真正的独立制造标签,但让豪利时很快的重新建立起名声——可以买的起的高质量瑞士腕表品牌。

在过去几年,斯沃琪集团高调宣称,他们将不再将 ETA 机芯销售给集团外的腕表品牌。这对于长久以来依赖 ETA 机芯的腕表品牌来说,无疑是一击重拳。而讽刺的是,对于豪利时来说,在1982年签订的收购协议中明确规定豪利时不能再成为一个机芯制造商。于是为了长远的发展和自身的改进,他将目标转向另一家第三方的机芯制造商——Selitta。在2014年,为了纪念豪利时110周年诞辰,它再一次设计了一款自主的机芯——Calibre 110,这枚机芯的动力相当强劲,当主发条手动上满弦,它可以运转10天。然后 Calibre 110 是一款限量版的机芯,一年后,后续的 Calibre 111 机芯被设计出来,它增加了日历功能。这对于豪利时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机芯,而且也让豪利时重回它的本源——机芯制造。豪利时还在延续着他们的企业哲学,全新的 ProPilot Calibre 111 腕表价格低于5000美元,这个价格低于绝大多数拥有自主研发机芯的腕表。

Oris_003

对于豪利时追求制造高效而便宜腕表的追求,最新的一个例子是其推出的 Big Crown ProPilot Altimeter 腕表。正如它的名字所述,这款腕表是一款 Aquis Depth Gauge 的空中版本,可以指示海拔高度(米或者英尺)。这种功能的腕表都采用了一种无液气压计,这是一种对于气压变化非常敏感的小型的金属盒。在气压变化时,随着小盒的膨胀或是压缩变化,指针指示出对应的海拔高度。ProPilot Altimeter 腕表是世界上第一枚可测量气压的自动上弦腕表,绝大多数的人估计这款腕表的价格都会认为它至少得5位数。但是,不可思议的是,它的售价低于4000美元。

让我们来看看当今机械腕表竞争的现状,要么成为独一无二的腕表,要么就得有最多的功能,我们很容易明白为什么现在称这些指示时间的器具为“复杂工艺”。从根本上来说,钟表匠们都是机械能手和发明家。但是对于豪利时来说,它的能工巧匠们不仅需要遵循物理原理,而且需要遵循那条知名的解决问题的原则:“奥卡姆剃刀”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条原理认为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式是使用最少的东西。而对于豪利时腕表来说,最重要的是其价格必须能让“真正需要的人”接受,所以另一条他们所特别注重的原则是:经济原则。

原文链接:Obeying the Laws of Physics and Economics, Oris Builds Watches for the Working Man